2011年6月24日 星期五

蒼鷺之酷似國畫版



找到鳥兒了嗎?
很大隻,在樹上....
不是你眼力不好,其實是我的鏡頭不夠長。

拍鳥需要大砲才過癮,考量個子小小的我,好動又坐不住,
扛著大大的砲管到處跑,非長久之計,所以,放棄了添購大砲的念頭,
有什麼就拍什麼吧。

這天在鯉魚潭,遠遠的瞧見蒼鷺飛到高高的樹上,明知拍不了,還是忍不住要拍,
蒼鷺不是討喜的鳥兒,青灰的羽毛,粗沙的嗓音,除了「大」之外,並不太引人注意。
 

記得第一次看見蒼鷺是在沙洲,叢生的芒草旁,
冽冽的北風吹拂下,彎長脖子上的羽毛隨風飄拂....
牠        定定的 ...靜靜的 ...站在那裡
斜視著我們,感覺不到一絲驚慌.....
有著漂泊天涯浪人般的滄桑與定靜....
我與牠相視許久,彷彿熟悉的老友相見,不需言語,一切盡在不言中....

太陽很大,逆光站在松樹上的蒼鷺只能拍到剪影,卻有著國畫般的韻味,
我不斷的捕捉他的身影,
一直到牠震翅起飛,在天空滑翔了一陣子,悠悠的消失在鏡頭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