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5日 星期二

崙山部落~苦茶油的事


幾天   忙著研究「苦茶油」     剛剛發現花蓮卓溪鄉崙山部落的故事     
部落年輕人口外流嚴重    老人日漸凋零     牧師最重要的工作是辦告別式...
認真的牧師終於發現為部落永續經營的方向...就是   「發展與自然共生的部落產業」
有機會    我想去看看這個部落    看看牧師    看看山上的苦茶樹
買他們的苦茶油  與   蔬果    讓偏鄉的農民    多一份支持    多一點生機
延伸閱讀另一位作者看到的崙山部落  
..................................................................................................................................................................

貧瘠土地上,長出上天的恩賜
文章來源:Yahoo!奇摩話題 │ 2011-09-22
位在花蓮南邊卓溪鄉山區的崙山(布農族語Duqpusan)風景絕佳,卻是一個只剩老人和小孩的部落。今年48歲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師溫光亮(本名Qaisul Subalian),是推動部落有機產業的靈魂人物。年輕時他也一樣離鄉出外謀生、修水電;後來虔心轉向神學之路,10年前奉派回到故鄉,但這裡因工作機會少,部落年青人出走,只剩老人的部落,反而讓他假日最常做的竟是「辦告別式」。
                                    
剛回到部落的溫牧師,一天半夜走在路上,發現一群孩子仍在四處遊蕩,於是把孩子們叫住「怎麼還不回家?」他沒想到的是,孩子睜著大眼說:「我們都還沒有吃晚飯。」心疼之餘才知道,原來孩子們的父母不是遠在都市,就是受雇到林區砍草,一個月才下山一次。
50歲阿姨們和砍不完的雜草

然而,就和每個地方一樣,推動有機農業一點都不容易。剛開始,多數族人都等著看笑話,「坦白說一點就是做傻瓜的事,」溫牧師說。

最常被罵的就是「砍草」。因為大面積農地不再用除草劑,全靠人力除草,產銷班常常這週整理完土鳳梨園,上週砍完的杭菊園又長滿了及腰野草,「再加上19公頃的有機油茶園……」溫牧師皺起了眉頭說:「又要被罵到翻了。」

他指了指一旁桃樹幹上、因為環境恢復有機而出現的蜜蜂窩,平均年齡超過50歲的產銷班阿姨們常被叮的哇哇叫、抱怨連連;連溫牧師自己種的玉米,也全給猴子吃光。但,溫牧師不改傻勁地說:「這樣才能永續。」

同時,部落在生化專家吳美貌協助下,撐過初期的艱苦,有機甜柳丁終於逐漸以高於市價被接受。另外,細心砍草、管理的野生有機油茶籽,也因為茶油需求而水漲船高,價格從7年前的一斤12元,成長到一斤36元。

不僅如此,野生油茶樹,為了吸收水分,根扎得特別深,因此不僅耗水少、同時也保護了山坡地土壤,保住了整個生態系。

有機產業開始在部落發了芽,溫牧師也就更能一一說服族人。後山的梅、李、5月蜜桃、當歸、丹蔘等作物、一一轉為有機耕作,土壤重新散發香氣。山羌、果子狸回到了果樹產銷班田有福班長的茶樹園,毛大姐的放山雞與鴨子在柑橘樹下散步,鵪鶉在杭菊田裡安心下蛋。

溫牧師的夢想很質樸,希望透過有機契作的方式,直接支持部落、分擔風險;同時,「創造就業機會,讓部落的人,能夠安心回到山裡的家。」
                            
半夜遊蕩的孩子,雜草裡的油茶樹

身為神職人員的溫光亮想,肚子沒吃飽,怎麼充實心靈呢?於是他花了非常大的心力說服教會,讓他跨出教堂,投入社區工作。然而,推動了2、3年學童課輔和營養晚餐後,當孩子們國中畢業時,卻一一對他說「沒有錢繼續讀書」,這讓溫牧師又陷入了苦思。

他在後山的路走著,望著部落的田,因為種植花生、玉米等取代性高的作物,價格總受盤商操控,讓族人收入不穩,紛紛出走,田地更是一片片休耕荒蕪。

然而,上帝並沒有遺忘他們,就在這塊貧瘠的土地、長著比人高的雜草裡,靜靜地站著一棵棵早年栽種的油茶樹。台灣光復前後,因國內食用油源不足,政府推動各地種植油茶樹,40公頃的油茶樹,一度是崙山重要經濟來源,後來卻被進口大豆、沙拉油取代而沒落。

沒想到,近年因為茶油所含的單元不飽和脂肪酸特高,變成燙手保健食品。溫牧師終於想通,「發展與自然共生的部落產業,讓村民有穩定收入,才是治本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