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5日 星期三

【轉貼】中西醫合併治療效果更好?

中西醫合併治療效果更好?
一般人總認為西醫快又有效,中醫則適合緩慢的調整體質,心裡始終都有個大問號,為什麼中西醫不能一起治療,各取其所長,這樣子不是更能有效的對抗頑疾嗎?其實在學中醫之前,我也一直這麼的期望著,但在真正接觸中醫,了解中醫的核心精神後,我發現這想法真是大錯特錯,因為中西醫的價值觀真的差太多,往往對同一個病的看法南轅北轍,使用的醫療方法更是風馬牛不相及,倘若硬是將中西醫塞在一起,反而會造成更嚴重的下場!
糖尿病為例,中醫認為是身上有實火(可能是傷風感冒的後遺症,或是大魚大肉造成營養過盛),此火在上焦耗水氣則形成飲不解渴的上消症;在中焦加速消化食物則成為消穀善飢的中消症;在下焦利用排尿把火邪帶走,則變成飲一溲一、尿上有浮油(營養素)的下消症,嚴重者會兩腿漸細(因為營養不良)甚至尿轉甜,此時才真正可以稱為糖尿病

但現在西醫只要血糖過高,就判定為糖尿病,往往誤診多矣!因為身上有外邪則需要動用存糧,血糖升高只是第一步驟,再來則是血壓上升,以提供更多的養份給全身細胞,才有足夠的能量抵禦外邪。就如同運動時血壓和血糖會飆升以提供足夠的能量,人體只要有外邪入侵,自然就會血糖血壓一起上升,嚴重者甚至會發燒、過敏、加大壓力,這是身體自然的反應,真正要對抗的是身上的外邪,而不是起來抗敵的體功能。
可是西醫遇到血糖上升就降血糖,血壓上升就降血壓,發燒就趕緊退燒,盡一切力量打擊體功能,好像只要身體不再反抗了就代表沒病了,這不就是所謂的和諧社會?表面上好像天下太平,事實上種下了一堆毒瘤在身上,因此積久了就變成各式各樣的癌症。在之前的文章裡說過,舊社會的勞動階級體功能強,會把這些毒素往外排,所以常長出各式各樣的皮膚病,但發出來就沒事了;現代人因為抗生素用過多,身體轉虛寒所以排不出病毒,反而累積在體內,等到某天發現了才驚覺大事不妙。
事實上,糖尿病會吃得多、喝得多,就是因為身上有火,所以想要喝水以降火,但光喝水會造成體內電解質不平衡,因此需要吃重鹹來增加鹽的攝取量,身上有火不去滅火,反而控制飲食要吃得少鹽,下場反而是邪火愈旺;因為身體需要動用大量的能量所以愛吃甜,但西醫反而降血糖,只要血糖值正常好像就沒事了,實際上反而造成末端細胞得不到營養素,最後餓死而變黑壞死,西醫總是恐嚇不正常服藥和控制飲食的下場就是截肢,事實上造成截肢的原兇反而就是這兩項。糖尿病對應的就是中醫裡的消渴症,在古醫書記載了上千年的病例,只說最後會兩腿漸細,可從沒說過細胞會壞死變黑,因此手指腳趾會漸失知覺最終敗死是西藥惹的禍,可不是糖尿病的本症,千萬要搞清楚!
人體自然的反應,應該是得不到營養而漸漸痿縮,就像台灣沒有錢途則人民不敢生兒育女最後人口萎縮;但降血糖藥就像希臘的財政緊縮政策,突然的限制金流就會造成大量人民吃不飽而餓死在街頭;人體第一時間的應對就像美國的量化寬鬆,管它最後會有什麼下場,先想辦法大量發錢餵飽百姓再說,因此,糖尿病患者第一階段就是吃得多,接下來怎麼餵都吃不飽時則身體就開始衰敗。
糖尿病初起:飲不解渴者,可以每天喝一罐甘蔗汁,因為甘蔗的天然糖份可以補充能量,再來甘蔗為甘寒之品,可以和中助脾,又可除熱兼潤燥止渴,大約連喝二個星期就不會再口渴多飲了。但若是拖久變成重症,還是需要對症用藥才可以,如果指端有變黑的跡象,可以塗上蜂蜜直接供應養份,避免細胞壞死變黑,但若仍不停用降血糖藥,等到真的變黑敗死則只有截肢一途,此時中醫也愛莫能助了。
另外,高血壓藥也是個讓人頭疼的麻煩事,中醫認為高血壓是抵抗外邪時的正常反應,沒有外邪時血壓自然就不會升高,因此中醫治病時往往要加強體功能,把外邪排乾淨就天下太平了。但在此之前會先經歷一段血壓升高的階段,很多病患一見到血壓上升就吃降血壓藥,這麼一來反而又打擊恢復中的體功能,因此完全達不到藥效;甚者,因為中藥把體功能拉起來,西藥又把血壓降下去,一來一往發現沒效反而更加重藥量,最後兩邊都造成反效果,危害更大。
因此,師父在治病時往往先說一句降血壓降血糖的藥先停,不停的話醫了也沒用,反而會有嚴重的後遺症。從高血壓的病理也可以看出中西醫的大不同,西醫把高血壓視為一種慢性病,需要吃一輩子的降血壓藥,目前沒有根除的可能;但中醫從來都不認為高血壓是一種病,它只是體功能對抗外邪時的正常反應,對抗高血壓就像鎮壓人民的抗議一樣,如果沒有外邪欺侮,人民怎會想要起來造反?人民不滿而抗議是本性,除非用高壓統治,不然要人民遇到不公平的事,不抗議是不可能的。
西醫的降血壓藥就是一時的鎮壓,叫人民噤聲,因此一吃就是一輩子,等到哪天忘了吃就大事不妙了;中醫則完全沒有降血壓藥,只能針對不同的病根袪邪為主,沒有外邪自然血壓就不會升高,因此常常有患者稱讚師父說感冒醫一醫,連多年的高血壓都醫好了,事實上師父從來都沒有在管高不高血壓的,而且說是醫好了,一下子風寒感冒又會飆上來,這是自然反應不用大驚小怪!
很多人不敢停高血壓藥,因為怕腦血管會爆掉,事實上,真正會造成腦溢血的是肝風內動,不管你平時有沒有高血壓,肝風內動上來一樣會爆血管,但中醫自有其預防的方法和處理的法則,可以將傷害減至最低,處理得恰當甚至一點事也沒有,詳細的分類解說請參考《風為百病之長》篇章。
血壓會高就是因為有地方的養份供應不足,因此才需要加壓以供水,如同澆花一樣,為了怕水管爆裂而降低水壓,後果就是末端的水管得不到供水,久了以後就會硬化,不小心突然水壓飆升就容易爆裂。事實上,人體血管的彈性能夠承受一定的高血壓,才可以讓大家正常的運動行走,真正處理的方式就是把堵住水管的外邪排除,則血壓自然沒有上升的理由,這絕對不是降血壓藥就能解決的問題。
從白血球過多的血癌來看,體功能升起來排邪,所以會發燒,西醫就開始退燒;發現白血球過多,就認為是自身免疫系統在攻擊自己,認為是骨髓出問題,要移植骨髓,開始一連串的比較治療。請問,成功的有幾位?中醫認為這基本理論就不對,哪有人被自家養的狗咬得連命都難保的,更何況是自己體內的東西!白血球是敗死細胞被腐菌分解的現象,就像瘡化膿一樣,西醫卻連治不好的瘡也當成皮膚癌亂整,竟然有被醫成植物人的案例,因此遠死者也應該不在少數。所以白血球過多,是敗死細胞增生的現象,是人虛的表現,補其虛即可,一般輕者用六神散、銀白湯,重者十四味建中湯加仙鶴草,對血癌患者而言,很少治不好的,主要就是大補其虛,請問西醫大爺們,你們的用藥可有這類的補養藥物?不要再死鴨子硬嘴巴,面對現實吧!

中西醫對疾病的定義、看法和治療方向完全不同,因此若是決定用中醫一次斬草除根,最好先把西藥停一停,有時甚至需要用甘草黑豆湯之類,連喝一星期解清西藥毒才能用中藥,除非西醫能夠敞開心胸接受中醫的觀點,不然要中西醫相輔相成簡直是天方夜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