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1日 星期五

跟著我逛大東北:鴨綠江畔神秘的北泡菜國(17)


從長白山西坡下山後    車子直接殺往長白縣   
長白縣其實是「長白朝鮮族自治縣」   長白與北朝鮮的惠山市隔著鴨綠江   近近的相望
我們到達長白已經是傍晚時分

對岸的惠山是   只見低矮的平房   看不見寬闊的道路   也看不到什麼車子
惠山市  在北朝鮮    已經是屬於第二或三的大城市   而且隔著鴨綠江    
應該北韓政府也會把較多的資源放到這裡   畢竟門面嘛   總要好看些
但是   我看到的惠山市   比起大陸這小小縣城的長白   不管在房屋建築、交通各方面
都遠遠不及   


鴨綠江有的河道比美崙溪還窄    江中靜靜的流淌著江水    靜謐又緊張

有的地方可以看見婦女在河邊洗衣服

防守的士兵   態度十分散漫    兩人嘻嘻鬧鬧   完全不見軍人該有的威武
也許   這些人跟他們都很熟捻了   看見穿著稍有時尚感的婦女   大概從遠地剛回鄉吧
軍人跟她在那兒說話說了好久     也不知是盤查   還是敘舊   

用場鏡頭    抓取村內的景象     低矮的木屋   菜園   土石小巷弄   奔跑嬉戲的孩子
串門子的左鄰右舍    高高低低的煙囪       放佛帶人回到40年前的時光

太陽下山了   我們前往民俗村吃晚餐  天色很暗了   很難拍照
我對北朝鮮充滿好期    好想多拍幾張    忽然看見山腳下的公路  塵土飛揚 
原來有一輛大貨車 還有一輛摩托車經過     除此之外  這兩天再也沒看見其他的車子

天黑了     睡吧   睡吧    神秘的北泡菜國


這是我們用餐的朝鮮民俗村停車場旁   一男一女的木雕   不知道背後是什麼故事

第二天上車前    我到長白的街上逛逛   逛到了傳統市集    那兒的人很驚訝我是台灣來的
他們問我   你們台灣人聽說生活過得很不好   
哈哈    跟我小時候念得課本一樣    那時老師說   大陸人吃得很少   穿得不暖
衣服破了沒有新衣穿     左三年  右三年    縫縫補補又三年
我很驕傲的跟他們說    台灣人日子過得可好了 (呵呵   這樣為國盡忠  可以頒獎章嗎   ^^) 

我跟他們閒聊   他們說   北朝鮮的人  常常會偷偷過河    到這邊來偷東西
我問   他過來了   為什麼還要回去    這裡不是比較好?
『不回去    家裡的親人會受罪的』   恩   再苦都要跟家人在一起
我在車上聽導遊講述很多北韓人陶過鴨綠江    又被遣送回去    回去後都會被盼重罪
甚至打死後   懸掛屍體在街道    實在慘不忍睹

今天的行程    離開望天鵝風景區後    就一路沿鴨綠江畔的邊防公路走  
這裡可以看見山上有大大的韓國字   看不懂    可以想像應該就是口號標語之類的

鴨綠江上   看到好幾個地方有竹筏   但是很長很長   又不太樣

問了導遊   原來是利用江水運送木材

這樣的小房子   灰白的土牆    灰黑的屋頂    像極了很多童話故事中的山間小屋插畫

邊防的碉堡   這是比較大的   在長白時   我就看到   幾乎50公尺就有一個小小的邊防    

北朝鮮的山   幾乎都砍光   人們需要更多的耕作土地 

哇   好多人    相機趕緊拍   拍到了   在相機仔細瞧
喔~  一群猛男在河邊洗澡    洗了澡   順便在河裡洗衣服    洗了衣服晾在地面曬乾
可惜司機先生不停車   車速又太快   連多看幾眼長針眼的機會都沒撈到  ^+++^

一個媽媽 在河邊洗衣服   兩個女兒拿著小碗在尋找河裡的XXX  河蜆嗎
據說   北朝鮮人民生活困苦    天候不佳就會鬧飢荒
他們的食物由政府統一配給    想多吃一些都沒機會
小孩子撿拾的河蜆   應該可以給家裡添菜

你也許感到奇怪   為何我一直用「北朝鮮」
因為   導遊說   北韓不接受韓國的稱呼    你若跟他說北韓   他會生氣
他們覺得自己就是朝鮮族   朝鮮國    
在這個山腳下的朝鮮人民    依然過著1960年代的生活    是幸   是不幸
從另一個角度想   當全世界被科技文明猛烈的入侵下   很多原有的傳統已消失殆盡
這裡依然保持著50年前的慢步調   沒有高速公路   沒有車輛   
依靠雙腳雙手努力活下去   也沒有什麼不好    
 起碼   我這兩天沒看見一個胖子   這裡的人們基本上就免除了三高的恐懼   
撇開意識控制   行動言論控制 的不自由   在這裡能夠幽靜緩慢的過一生   
我看見的是另一種幸福
(北朝鮮還真的除了電視上出現的金正恩  金三胖之外   找不到胖子了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