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4日 星期三

狂犬病-- 又一個草木皆兵的新聞

很久沒看新聞   最近聽到這則新聞   覺得實在是太瞎了
鼬獾  我在大禮部落曾經遇過   上網查  發現這在山區是很普遍的小動物
一個人發病   檢查半天  才說是狂犬病 
小小  有一些感想
  1. 那麼多年    鼬獾與山區人民相安無事   怎麼一個小小的案例,就判定是鼬獾是引起的?難道沒有其他的可能嗎?
  2. 有沒有可能這個人本身就已經有一點感冒,或者身上有其他的毛病,一病發,鼬獾成了代罪羔羊?
  3. 這件事引起所有單位媒體的注意,『看見黑影就開槍』,弄得人心惶惶,還引進大量疫苗,連野貓野狗也扯上了,看起來是相關單位很認真,在我看來,這些人太閒了!搞不清楚病理病因,一昧的就是打疫苗,打疫苗能解絕問題?別沒事打疫苗,狂犬病還沒防到,自己先惹上疫苗病....
  4. 為什麼不去問問山上的原住民,他們遇到這種情況怎麼處理?他們的老祖宗留下來的對應方法是什麼?通常,民間一個很簡單的手法,就可以處理,因為那是老祖宗經過幾百年幾千年留下來的智慧。
先把新聞剪貼下來,最下面附上古人的治法




 


醫方集解 (清 汪昂)救急良方第二十二

凡瘋狗咬傷,急用番木鱉半個,碎切,斑蝥七個,去頭翅足,若過一日,加一個,糯米一撮,慢火炒脆,去斑蝥,取米研末,好酒調服,取下惡物。多日凶者,頭上有紅發三根,拔去之,若仍凶,腹內有狗聲音,再加木鱉一個,斑蝥廿一枚,如前制法與服,後以黃連、甘草解之。三月不可聽鑼鼓聲,再發則難治,終身不得食羊犬肉;稍輕者急于無風處捏去惡血,孔乾者針刺出血,用小便或鹽湯洗淨,搗蔥貼上,若常犬咬者,洗淨血水,用虎骨煅研敷患處,或爛嚼杏仁敷之。


狂犬病如何治?葛洪有答案 (胡乃文)

 古時候修道的醫生相當多,葛仙公即是。葛仙公的從孫葛洪更是大大的有名。葛洪喜好學習神仙導養之法,也跟葛仙公的學生鄭隱學習煉丹的秘術,後來他的煉丹經驗寫在《抱樸子》書中,後世人發現,對現代的化學有啟發作用。他也是很有名的醫生,《肘後備急方》中有治療狂犬病的處方,使用狂犬的腦塗於咬傷處的方法,一千多年後的西人巴斯德的免疫療法幾乎同於葛洪所用的方法。 
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7/3/1/42456p.html

【痙病】
痙病成因太陽病,發汗太多,因致痙。
夫風病,下之則痙,復發汗,必拘急。
瘡家,雖身疼痛,不可發汗,汗出則痙。
證狀病者,身熱足寒,頸項強急,惡寒,時頭熱,面赤目赤,獨頭動搖,卒口噤,背反張者,痙病也。
剛痙柔痙之分太陽病,發熱無汗,反惡寒者,名曰剛痙。
太陽病,發熱汗出,而不惡寒,名曰柔痙。
脈象夫痙脈,按之緊如弦,直上下行。
脈經云:痙家其脈伏堅,直上下。
治法表證太陽病,其證備,身體強几几然,脈反沉遲,此為痙,栝蔞桂枝湯主之。
太陽病,無汗,而小便反少,氣上衝胸,口噤不得語,欲作剛痙葛根湯主之。
裏證痙為病,胸滿口噤,臥不著席,腳攣急,必齘齒,可與大承氣湯
預後太陽病,發熱,脈沉而細者,名曰痙,為難治。
痙病,有炙瘡,難治。
若發其汗者,寒濕相搏,其表益虛,即惡寒甚,發其汗已,其脈如蛇,為欲解,脈如故,反伏弦者痙。

http://www.theqi.com/cmed/oldbook/kim_tab.html

狂犬病   中醫療法 <節錄維基百科>
中國在晉代似乎已有治癒的紀錄,《肘後方》記載用狂犬腦組織治療狂犬病:「殺所咬犬,取腦敷之,後不復發。」但這一做法與現代病理學知識是矛盾的,因為患狂犬病的狗的腦脊液是狂犬病病毒含量最高的部位,這樣做似乎在加重病毒感染。也有一種觀點認為這實際上是在做疫苗接種,類似於西醫在患者發病之前注射疫苗的方法。 
清代作家金武祥在其《粟香五筆》中記錄了一個治療狂犬病的藥方:
用大劑人蔘敗毒散,加生地榆、紫竹根煎服。如病者牙關已閉,須擊去門牙灌之。一劑而神識清,兩劑而病若失。方用真紋黨三錢、羌活三錢、 獨活三錢、 前胡三錢、紅柴胡三錢、炒枳殼二錢、桔梗三錢、茯苓三錢、甘草三錢、撫芎二錢、生薑三錢、生地榆一兩、紫竹根一大握,共十三味,濃煎,溫服。
中國現代資料中也有關於中醫治療狂犬病的相關記載 
19568月,余在某某縣人民醫院搞中醫藥治療「乙腦」試點,該縣某區轉來一狂犬病人,不能見水,喝水時要用毛巾遮目,方可飲下,病情十分嚴重,院領導召集全院醫務人員會議,並邀余參加,討論治療方案。西醫稱狂犬疫苗早已用過,效果不顯,別無良法。徵詢余之意見,爰書《金匱》下瘀血湯方,囑即配服。翌日晨,果下惡物甚多,怕水尚未盡除,囑繼續配服原方,惡物下盡,病亦霍然。
下瘀血湯配製和服用方法如下 
「處方:生大黃9克,桃仁7(去皮尖),地鱉蟲7(活去足,酒醉死)。」 
「配製和服法:上3味共研細末,加白蜜9克,陳酒1碗,煎至七分,連滓服之。如不能飲酒者,用水對和,小兒減半,孕婦不忌。空腹服此藥後,別設糞桶1隻,以驗大小便,大便必有惡物如魚腸豬肝色者,小便如蘇木汁者,如此數次後,大小便如常。不拘劑數,要服至大小便無惡物為度,不可中止,如留有餘毒,則有再發之虞。如服後大小便正常而無惡物者,非狂犬病也。愈後不禁忌。余用本方治療狂犬病多例,屢試屢驗。」 但該病例中也曾經接種了疫苗,所以並不能認為是完全的中醫治療。
http://zh.wikipedia.org/wiki/狂犬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