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4日 星期日

癌症不是病:化療、放療是死因,放到朋友圈,會感激你一輩子

癌症不是病:化療、放療是死因
癌症不是病??!當我們不斷地傳播這個更真相的健康新知和智慧時,通過認真的學習和瞭解,相信的人開始越來越多——事實上,越早相信的人就越早得益,包括癌症晚期都痊癒了!!而不信的患者,基本上都很快去見了上帝……
症不是病,這早已是一個事實。早已是醫學界的新認識、新結論。而那些還沒有及時更新知識的專家、教授、醫生們,只不過充分說明缺乏與時俱進的主動學習與探 索精神罷了——落後就這樣產生了!但可惜他們仍把持著“權威”的位置,並繼續“殘害人間”:在我國,每年癌症患者統計有220萬之眾,一年中給治死的達160萬人(資料來自《現代醫療批判》,但個人感覺,應該還不是這個小數字)。
事實上,已有大量的醫學良知專家和進步人士,把“癌症不是病”和“化療、放療是完全錯誤的”這些結論通過演講、醫學文獻、內部文章甚至更多公開著作公佈於眾,相信會有更多人因此得益。
今天也轉下《天下無癌論》/潘德孚/共用,願眾生得福,並多轉載——
※※※※※※※※※※※※※※※※※※※※※※※※※
《天下無癌論》/潘德孚

 “長期以來,對癌症病人血液和組織微菌的觀察研究得出了不同結果,這最終促使美國國家健康研究所發起了一個全面調查研究,以便弄清癌症是否由病毒引起的。70年代,這次調查(又名尼克森總統的“征服癌症戰爭”)的結果表明:所謂的癌症病毒是身體化學失調的結果,它儘管在癌症發病前出現,但不是癌症的原因。這個事實一百多年裡,曾為許多著名癌症研究所證明。”(《現代醫療批判》第40頁)

70年代我國許多醫學專家到美國學習化療回國後廣泛傳播這種治癌方法。 在全國每年要有數百萬的癌症患者死去,這些人確實死得冤,因為,按上所述的癌症和癌症病毒,即產生惡性腫瘤根源,完全是空穴來風。既然“病毒是身體化學失 調的結果,它儘管在癌症發病前出現,但不是癌症的原因。”我們的現代醫學拿所謂的病毒往死裡打,用化療藥物、鐳射來殺病毒,結果是癌病毒沒打著,病人卻被 打死了。這與請巫醫治病,巫醫說病人被鬼邪纏身了,應該拿鞭子狠打病人以驅趕鬼邪,鬼邪未見著,病人卻被打死了。

果有人認為黃河、長江發大水應該去研究水分子的結構,或者認為應該去研究那堵塞河道的泥沙,弄清它的組成成份,當然會被人當作笑話。現在我們治療癌症去研 究癌細胞或癌基因,不是犯同樣的錯誤嗎?科學無論如何發展,它無法給現代醫學提供幫助,因為它的研究方向錯誤,越是幫忙就越會幫倒忙。
生命像一道溪流,從山頂流到大海去完成一個時空過程。溪流夾帶的泥沙形成了瘀積,像人體內的毒物形成的腫塊。任何一種瘀積都無法阻擋生命的流水流向大海,與任何腫塊都無法使生命停止呼吸是一樣的道理。如果認為發現癌細胞能預測生命的危險豈不像認為發現流水中的泥沙就能知道河流必將發大水一樣的沒有道理嗎?
注:現在社會上盛傳一時的“基因檢測”之過頭也是基於這樣的醫學思想——同樣正是這個專業背景,才使GRP放棄與很多健康機構的合作:如果思想指導方向都錯了,後面又有多少勝算?雙方又怎麼合作??
GRP絕不會為了自己的經濟利益或商業發展目標,而幹上坑爹或違背專業的事…
——這個醫學專業背後的東西,就是健康產業發展的內在重要分水嶺……

一、手術不能除根,化療、放療都在殺人
在,大家一聽得了癌症,立即手軟腳酸,臉色蒼白,更有甚者給嚇死了。一中學退休教師,微熱住院三個月而熱未退。他纏著醫生要講明是什麼病。醫生被纏不過, 就說:“你得的是肺癌。”第二天,那恐懼過甚的教師就死了。聞自己患癌而嚇死的人不是個少數目。筆者行醫近半個世紀,就所見所聞,悟得患癌並非必死絕 症,何必如此恐慌過甚?關鍵在於人們過分信仰醫院的醫療而死於治療。
者認為,總結現代醫學的所有檢查和治療方法,其邏輯思維基本是錯誤的。因為,絕大多數檢查所得的資料,是結果而不是原因;絕大多數治療目標,是結果而不是 原因。早期西醫的治癌方法只是手術切除癌病灶。任何病灶,都是疾病的結束而不是疾病的原因。現代醫學宣傳:切除病灶叫做手術除根,只要癌病灶沒有了,癌 也就給治住了。於是,人們便真的以為手術能夠除根。中國古時候有個掩耳盜鈴的故事不就是手術除根的寫照嗎?癌患者一聞得癌症,就急於做手術,其實患癌的原因沒有因手術的切除而消失反而損耗了生命的自組織能力癌腫就更快地復發醫生就再次給患者做手術。過去的西方,就是這樣不斷的手術,不斷地消耗,促成了死亡。醫生反而說是癌症引起了死亡。患癌必死論出來了,誰也不知道這是個騙局。手術固然切掉了癌病灶,但人們沒想到這是一種假像:人之所以生癌,是因為體內的生命出了毛病患上了癌腫。
手術治療死了很多人之後,他們才知道疏忽了病因。在西醫學的歷史上,曾無數次出現臆斷病因的錯誤。例如萊恩的自身中毒論,帕爾陶夫的胸腺淋巴體質學說,比 棱、亨特爾的病灶感染論…… 等等。1901年美國的洛克菲勒研究所認為,小雞與小雞生癌能相互感染,就判斷生癌是病毒感染,直至1970年。病毒一直沒找到,但殺病毒的藥物卻老早出 來了,這就是化療!全世界難以計數的生命便死於化療。化療沒有取得相應的成功,治癌的隊伍中又加上了使用射線殺癌細胞的方法。
手術治癌,到化療治癌,再到放療治癌,在美國,前後用了70多年時間,效果到底如何?哈定博士的調查,已經做了交代:這70年,醫生用手術和化療和放療, 已經使數以億計的人,失去了生存的希望。在我國,每年的癌患者統計有220萬之眾,一年中給治死的達160萬人。死者長已矣,生者就不能繼續走這條治 癌的道路,以毀滅自己生存的希望。
80 代,癌症病因學說又有了新的說法:是患者細胞基因變異導致的。而且還說已經找到某些部位的癌基因,以便用於防治癌症。這個講法是否可靠,仍很難說,但它告 訴了我們這樣一個資訊:癌病毒說、遺傳說,都錯了。基因說對否?我不敢苟同,有待歷史實踐的檢驗。因為,如上所說,癌腫塊的活檢微觀研究對科學的貢 獻也許會有一些,但可以肯定,它與患癌的原因、治癌的方法,毫無瓜葛。這好比黃河發大水,那是河套地區的河床因泥沙瘀積。如果有人認為研究治黃河發大水的 方法,應該從河床裡挖一塊泥巴做微觀分析,研究它的構成成份就可以治住大水,那不是笑話嗎?現實是我們的治癌病理研究,卻一直在製造這樣的笑話。
美國的科學院院士、紐約大學貝爾維尤醫療中心病理學系和內科學系主任、耶魯醫學院病理學系主任、紐約市斯隆-凱特林癌症紀念中心(研究院)院長路易斯•湯瑪斯博士說:“在癌症治療中所作的很多事情——手術、放射和化療,都屬於半拉子技術 因為這些措施都是指向業已形成的癌細胞,而不是針對細胞轉變成贅生物的機理。”湯瑪斯的話如實反映了治癌失敗的道理,但是,他的見解仍然越不出微觀治癌的 框框。因為,解剖學作為基礎學科,早已給他們打上微觀研究之路的烙印。無疑手術、放化療同樣只針對結果不是針對原因的。這些治療只能給生命造成嚴重的創 傷,對癌症卻毫無損害。外科醫生之所以堅持手術治療是因為手術可以給他們的醫院帶來一筆財富和他自己的一個紅包新醫生則可借此學會外科技術,獲得一個晉升是資本。但是,癌症病人卻因此成了犧牲品。
癌症患者因手術治療而加速死亡的現象,更進一步引起人們的恐癌心理。現在大多數人不是死於癌症,而是死於治療本身或心理恐懼 因此,我們必須像美國一樣,大範圍地展開癌症是慢性病的宣傳,首先把這種心理病解決好,就能降低我國的癌患者的死亡率;同時,還有一個重要的作用:可以避 免許多人因治療而破家蕩產;也可以避免大批資金外流——很多治癌貴重藥都是進口的。有限醫療資金因此而遭到無謂的浪費。現在我國每年產生的癌症患者為 220萬人,治療死亡者為160萬人。如果每人為治療付出的費用為10萬元,一年要花掉1600億。很多成了西方醫藥財團的利潤。

現代醫學治療癌症的三種方法經實踐檢驗的結論是:失敗了,它斷送了無數癌症患者生存的希望。然而,這台殺人的大機器仍在繼續運轉,仍在消滅著無數癌症病人生存的希望,為什麼沒有人敢對這台殺人機說不呢?為什麼沒人敢正視現代醫學中這一個巨大的漏洞:無視生命自組織能力在疾病中起著的主要作用!沒有生命的身體能生癌嗎?沒有生命的作用癌 腫塊能自然消失嗎?沒有生命的努力,人們能帶癌生存嗎?既然,治療會讓生存的希望減少,何不讓生命自己與癌腫塊周旋?既然患癌必死,那麼,有腫塊自行消失 的;有腫塊腐爛化膿而後消失的;有腫塊長期存在(長大或縮小)而不影響生命存在的,道理何在?這是因為生命有強大的自組織能力,能自我維護,每個生命都根 據自己的能力與癌腫塊周旋。中醫藥、土草藥、氣功等之所以能取得效果,皆是因為它們絕對尊重患者生命的自組織能力,而不予以任何傷害。

國癌研究者哈定••B•鐘斯 的調查與已經進入市場的醫療得益集團產生對抗,沒有被扼殺在搖籃,是因為西方學術和輿論沒有像我國那樣受到醫學界學閥的全部控制。從上個世紀年代美國健康 研究所的調查出來後,消息被逐漸傳開,至1995年,美國第一次出現癌症患者死亡率降低,而且,逐年按1.2的比例降低。這是哈定••B•鐘斯報告報告的 貢獻,也是西方這幾年提倡“與癌共存”的結果。這說明,不僅哈定的調查結論是正確的,也反映了現代醫學治癌的方法的失誤。當然,我們也可以用醫療方法來牽 出醫學本身的失誤。

二、癌症不是絕症
過長期的調查研究,加上本人的治療經驗,筆者認為癌症不是絕症。它之所以成為人人聞之而喪膽的絕症,是因為醫學判斷失誤和治療錯誤。醫學判斷失誤,在思想 上抨擊了患者愈病的信心;治療方法的錯誤摧毀了患者生命的自組織能力——活命的根本。醫療是一把刀,用得好,當然能治病;用得不好,就會送命。這一百多 年來,諸多癌症病人死於非命,不是生癌生死的,而是因為治療錯誤給治死的。
在活著的人身體裡,是生命的自組織能力起主導作用的。而生了癌腫塊必死之論,其要害是不承認生命自組織能力的主導作用。在這種醫學錯誤認識之下的治療方法就必然是損害生命的自組織能力直到耗盡它。醫生通過醫療方法不斷地損害它。病人的自組織能力被醫療損害到而不能自救自保了,所以,與其說是癌症死人,不如說是錯誤的治療死人。也就是說,癌症不會死人,是醫療把人治死了 果改變這樣的治療方法,運用自然醫學的治療方法,我相信大多數的癌症病人就死不了。比如“中醫治癌”不單指中藥治療,而是指各種不同的中醫治療方法,各種 內治法和外治法,如氣功、推拿、針灸、按摩等等,以及各種自然療法。當前的環境,充滿錯誤的醫學理念,尤其重要的是宣傳生命的自組織能力和大力批判錯誤的 醫學思想和治療方法。

學是一門研究維護生命健康的學問。醫學是通過醫生實行治療實現維護生命健康的目的。所謂生命健康,亦即有別於現在流行的“身體健康”。身體只是生命的物質 依附,與生命不能等同。活 著,是生命在身體裡;死亡,是生命離開身體。所以,生命與身體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有生命的身體需要健康,無生命的身體何談健康?

國如果認真統計,被認為必死無疑的晚期癌症愈者無數。念力醫學何斌輝治癒了上千例,都是從醫院退回的、認為已經不治的癌症患者;學郭林氣功的癌症病人愈者 逾萬;鄭文友本是一個中醫配 藥部的會計,一個中醫的“票友”。他自學中醫成為全國有名的治癌專家,獨自在深圳開設了中醫治癌醫院,擁有分院上百所,治癒者何止萬數!他們擁有的不是什 麼起死回生的仙術、仙丹,卻是知道了順從生命的規律,不損害生命的自組織能力,因而戰勝了癌症而已。說白了,這些被治癒者,本就不會死的。
溫州市癌症的病理研究者陳查祥說,經她檢驗確診的癌患者沒有一例活著。陳查祥的工作單位是溫州醫學院附二醫病理科。退休後一直在追蹤觀察她所知道的癌症患者。
浙江省原農業廳長孫萬鵬,1987年還只有47歲,體驗得肝癌,醫院通知他手術治療,被他拒絕了。因為,他的父母于1985年患肝癌,雙雙住院不到一年亡 故;他的大妹妹 1986年患肝癌住院不到一年亡故。他選擇在家休息,用中草藥自治,食辣椒止癌痛,寫文章度日。八年後完成灰學理論巨著一部,成為我國灰學理論的創始人。 再去檢查,肝癌不見了。
的同學馬大靜年代得乳房癌,在附一醫做了切除手術。因其女在該院做護士,醫生囑帶化療回家注射。她注射了兩次,就把所有的藥物全部扔掉。女兒回家見沒了藥 物,就問大靜:“藥哪裡去 了?”大靜說:“化療如此痛苦,我寧死不願再注射!”其女見母親這種態度,兩條眼淚流了下來。當然是認為這下子必死無疑了。豈知30年後大靜已80歲了, 仍談笑風生。假設她繼續化療,結果如何可想而知。
一退役高級軍官得肝癌,醫院通知他馬上手術被他拒絕,因為他眼見兩位同道得肝癌被送進醫院,沒多久便辭世了。此後他修練郭林氣功,兩年後去檢查,肝癌消失不見了。
筆者訪多被中醫、草藥、氣功治癒的癌症患者,大多數都是幾經手術、放化療後而認為沒有再治療價值者,然而他們確確實實痊癒了,而且活得有滋有味。也就是說,有治療價值的給治死了,無治療價值的,不願意治療的或不給予治療的活了下來。分析其活下來的原因:
(一)不願意接受化放療治療的活下來了;
(二)沒錢再治療,或醫生認為“只有多久好活了”的人;
(三)看治療反應不對,立即轉向的;
(四)本就不願意去做手術和放化療的,有的學氣功,有的吃中草藥,有用民間單方的;
(五)是醫生叫他治一個療程的,因為身體支撐不下來才不治的;
(六)有人認為既然必死,不如不治,於是活了下來……
是氣功(包括許多自然療法)、中藥、草藥治好癌症、殺死癌細胞?非也。藥物、氣功、環境,都沒有能力殺死癌細胞(因為根本沒有癌細胞,或者癌病毒、癌基因),而是因為藥物、氣功、環境,能調整生命自身平衡,改變體內外環境,使病人的生命自組織能力發揮了有效的自救作用。


20 紀的70年代,美國總統 尼克森曾打了兩張“包票”,一是要讓人上月球;二是要攻克癌症。月球確確實實上了,攻克癌症卻打了個水漂漂。不過,這次的“攻克”活動,必然會有很多人被 送上這台巨大的“癌症治療機”(就是以切除、化療、放療等治癌方法組成的、從研究人員到藥物、器械的銷售人員,從主任醫師,到護士等組成的一台社會大機 器)進行試驗研究,許多人又去觀察這研究的結果,於是才得到這麼一個失敗的結論。治癌的“攻克”活動雖然失敗了,卻得到另一個收穫——醫學博士哈定 ••B•鐘斯宣佈他的調查結論:那些不治療者比治療者,生存的希望要大。
醫治癌先驅鄭文友先生經長期實踐,寫了《全民聲討“合法殺人”的檄文》:“病毒遺傳致癌病因學說,是愚弄世界人民的大騙局,據此而產生了化療、放療的治癌 措施,推行這種措施的人等於 是合法殺人的劊子手!”美國的一本書叫《不治而愈》(安德魯•韋爾著,洪漫,劉立偉譯,新華出版社,1998.1)第三節寫一個名叫阿蘭的,畢業于耶魯大 學,又在洛克菲勒大學學了六年癌症,取得了生命學博士學位。他著重是研究化療的。但是,他自己得了癌症後,卻沒有用化療來治療,而是採用飲食療法。我問過 幾位化療醫生,如果他自己的子女得癌症,他用不用化療,答案是否定的。我又問為什麼他要給別人做化療。他說不做化療死了,一怕領導會不高興;二怕患者家屬有起訴的理由(GRP注:可怕吧?!)。
一位是銷售放療機的朋友,我問他:“如果你的家人得癌症,你會不會叫他做放療?”他的回答是:“放療會導致癌症,我怎麼會用導致癌症的方法治癌呢?”做化療的醫生,不讓自己的家人做化療,賣放療機的商家,不讓自己的家人做放療,而醫院腫瘤科的醫生們,卻拼命使用這兩種方法治癌症,這就是社會的現實!
【特別聲明】本公眾號部分文章素材來源於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來源網址: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jA5NTk2Mg==&mid=200331661&idx=2&sn=d6f1c35b79220c4e59c9c7114f20a23d&scene=2&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