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9日 星期日

跟著我逛大東北-呼倫貝爾大草原(4)


09/20  離開額爾古納   先到黑山頭口岸    在沿著中俄邊境的公路到滿州里
21日  續行阿爾山     對照路線圖與地形圖可以發現   這兩天都在呼倫貝爾大草原裡面逛
沒去東北之前    常常在網路上看朋友去內蒙玩     去了夢寐已久的呼倫貝爾大草原
因為沒有看地圖    心裡直覺認為    呼倫貝爾大草原應該在中國地圖正中的上方或者偏西北
還來不及驚呼    已經置身夢中的大草原


小學就會唱『天蒼蒼   野茫茫   風吹草低見牛羊』    這裡的草原卻不見風吹草低    
導遊說    這片草原的草屬於低矮型    又香又營養  特別適合給牲畜吃
一路上    不時看見羊群低頭吃草    如天上的白雲散落草原       輕輕的聚散飄移


已過中秋    仲夏的綠草如茵   遍地野花    都看不到了    只見即將邁入嚴冬前的蕭瑟
在這裡   特別感受到秋天   地氣的『斂』       樹葉變色   草原枯黃



氣溫一天冷過一天     日照明顯的越來越短
生活在這裡的人們    特別能感受天地之變化    人與大自然的依存顯得特別緊密
不能偷懶啊     大家勤奮的收割    若稍有懈怠      冰雪就要封存這片大地    

收割的草   成捆成悃的搬回家     沒有堆到足夠的量     飼養的牛羊怎麼過得了這個冬天呢

農家  忙碌的收割   一袋袋的土豆裝好   準備運回

大家都好忙     忙著跟時間賽跑    忙著跟季節搶時間

只要有能力   連山坡都開墾種菜    爭每一分地   要在一年一次的耕耘中累積最大的收穫

草原上    很多地方成片成片的葵花田   這裡的人們也喜歡嗑葵瓜子   更多應該是拿去榨油吧
 

河水潺潺   流淌在草原上     感受北風漸漸    樹兒草兒   相約著    一起枯黃萎去    
它們知道當大雪落下    這條河也將凍結    大家一起沉睡吧   相約明年春暖一起甦醒~


席慕容有一首  ''出塞曲''      道盡蒙古兒女嚮往塞外廣袤無垠   長河落日  期待歸鄉的心情

請為我唱一首出塞曲   用那遺忘了的古老言語
請用美麗的顫音輕輕呼喚   我心中的大好河山


那只有長城外才有的景象   誰說出塞曲的調子太悲涼

如果你不愛聽   那是因為   歌中沒有你的渴望


而我們總是要一唱再唱   像那草原千里閃著金光

像那風沙呼嘯過大漠   像那黃河岸   陰山旁

英雄騎馬壯   騎馬榮歸故鄉




廣大的草原   流淌著無數的河流     近村落的溼地   可以看見人們捕魚的籠子散置在水面

到了黑山頭   車行的右側就是俄羅斯    這彩色的柱子   就是中俄界碑

過了鐵線籬笆    就是俄羅斯的土地    要去俄羅斯    只要輕輕的一步

遠遠地可以看見俄羅斯的某個城市

搶眼的奇趣小屋    忍不住拍了下來   這應該是俄羅斯駐守軍人辦事休息的地方吧

到了黑山頭口岸   過了門那邊就是蘇聯
記得木蘭詩有『旦辭黃河去,暮至黑山頭』   難道就是這裡?
不對不對     領隊說     差得遠了     此黑山頭非彼黑山頭
黑山即今日包頭昆都侖河谷北之陰山。從今伊盟的"河西"到黃河邊是一天的路程,從黃河邊到昆都侖河谷之北陰山正好也是一天路程,再確切點講是到當年中道的咽喉懷朔鎮(今固陽縣城一帶)

草原上住著逐水草而居的牧人  沿路可見不同色彩樣式的蒙古包   



從小  夢想騎著馬在大草原奔馳    即使已經頭髮半白   心願卻從未改變
這一趟    路程太遠    沒有時間細細參觀品味    更別奢求騎馬了
也許過兩年    自己來內蒙古住半個月找個人家幫他們打工   撿馬糞(^w^)

剛剛找到 降央卓瑪唱的  ''呼倫貝爾大草原''   歌詞跟這篇文章更加貼切
有空的話   不妨聽聽   感受那溫婉的情懷



蔡琴  張清芳  合唱的出塞曲  是席慕容寫的詩      這是版本我個人最喜歡
保留在這兒    有空聽聽    重拾30年前的記憶與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