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8日 星期六

工作在深山 _ 整修步道的人

遠遠地看見炊煙    讓人很好奇    是誰在這裡生火
在  能高越嶺古道  入山與下山  都遇見同樣一群原住民
他們是在   這深山裡邊   修築步道的人

這種小車以前從沒見過   在這麼窄的步道上   一般的車子無法通行
想要搬運枕木  沙包......這種較重的物資   全都要靠它
特別的是   他的輪子就像坦克車    可以克服任何惡劣的地形

休息   躲雨   用膳   睡覺的地方   可說   比家徒四壁更簡單  連壁都沒了
當夜晚降臨  他們如何面對漆黑的山林    
 也許   只有那一團火   可以帶來溫暖與安全感
年輕的工人   腳步飛快得扛著枕木跑下來
當我走到上面   卻發現他也在這兒   害我一時以為是雙胞胎兄弟
怎麼上來的    費疑猜    他也得意洋洋的說他就是剛剛那一位
與他們聊了一會兒    知道他們都是住在慶豐的阿美族   每個星期下山一次

再往前走   又看到幾個人   有一個正背著竹簍    
可惜 我追不上他   沒拍到更精彩的角度
愛跟山裡的人攀談的我  當然也不放過他們   
聊著聊著   發現這五人來自我的故鄉   光復   
老鄉見老鄉    倍覺親切    一定要合照留念
阿美族   是我從小就很熟悉的原住民   他們性情和善  樂觀   愛說笑
坐在前面的叫阿旺   他說他們已經在這山裡15天了  再過四天他們也要下山
因為馬太鞍的豐年祭   15號要開始

瓦斯筒也是人工背上來的

我問阿旺   為什麼要這麼辛苦   跑到這深山裡
阿旺說    這裡工作一天   有2000元    算是不錯的工資   平地找不到了
這些人以勞力換取金錢    在山裡忍受寂寞    與種種的不方便
我們的社會   現在要找這種願意做苦工的人不多了   
大家都習慣了光鮮亮麗    冷氣房

阿旺綁著確保繩   正在橋下檢查鋼筋結構
自製簡易流籠
快回到登山口    遇見了正要上山的監工
呼~ 在這兒當監工也不輕鬆    開車兩個小時   再徒步一個半小時
才能到達工地    回去又是相同的程序反著走一遍    來回正好一天

看看他們自製簡易流籠   純手工的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