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0日 星期日

【轉貼】中醫的困境(上)

前些日子在書局看到一本對岸寫的書,內容是有關近代名人對中醫的看法,本來以為是清末民初對中醫和西醫的比較文學,結果書裡盡是抵毀中醫的言論,認為中醫落後無用,應該要全面被廢除,看到這本書我心裡真的很難過,原來當初中醫前輩們是在這樣的壓力下存活下來。
我可以理解很多名人之所以反對中醫,是因為本身有過不好的醫療經驗,因為虛有其表的名醫真的太多了,而且中醫不像西醫,西藥不管對不對症,反正止痛藥下去肯定有效;中醫只要辨證不明,用藥不清,對病情是一點用處都沒有,反而容易形成壞症。
記得小時候家裡附近有家中醫診所,我從小到大都瘦得像ET,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父母不給飯吃,但有次吃了中藥後竟一個星期內胖了起來,臉還圓滾滾的,後來才知道那家中醫偷偷在中藥裡加了“美國仙丹”,也就是現在大家耳熟能詳的“類固醇”,從此之後我就再也沒吃過中藥,直到遇到師父以後,才讓我重新相信中醫。


同樣地,很多西醫最喜歡批評一堆老人家亂吃中藥吃到洗腎,但他們都不講明,這些賣藥的都偷偷在裡面加入西藥的成份,因為純中藥亂吃是一點用都沒有,一定要加入西藥才會“快又有效”,因此亂吃中藥而造成洗腎其實問題出在裡面的西藥。但有人會問,之前不是有個中醫師長年吃龍膽瀉肝湯吃到洗腎,害得含有馬兜鈴酸成份的中藥全被禁用,這真的不知該哭還是該笑,敢長期服用瀉肝藥的肯定不是“中醫師”,空其名只是個中皮西骨的庸醫罷了,沒有中醫師敢長期開瀉肝火的藥,肝腎同源,你不斷的瀉肝火能不傷到腎嗎?更令人不解的是,吃到洗腎還不會死掉,真是奇聞一件,一般人連續吃半年大概就報銷了,他能吃三年,真是天才!
人以陽氣為本,所以一般中醫師對於任何瀉火藥都非常的謹慎,就算再大的火也不敢連開三劑,服超過3天都是很誇張的事,這也是為什麼“火神派”會興起的原因,因為火補足了,陽氣就跟著動;但現在坊間的中醫師卻動不動就開黃連解毒湯,說是能退火,黃連解毒湯治的是上、中、下三焦大熱,要到很嚴重的熱病才可能用到,一堆病患明明嘴唇一點血色都沒有還亂吃,愈吃陽氣愈虛,胃氣無法上頭則引起頭暈,還會產生一堆副作用,嚴重的還會瞎掉(人無火,則視物不明)。
批評中藥有毒更是不明就裡,藥如果無毒就叫作食物,中藥就是要利用其微毒性來治病,本來就不是給你當食品吃的,國內卻總是用食品管理的態度來限制中藥的使用,如果用相同的檢驗去看所有的西藥,還有哪一個西藥能夠上市?喝水過多也會造成水中毒,難不成要大家都不准喝水?應該管制的不是禁止中藥的使用,而是引導中藥被正確的運用,我一直覺得應該要有個國家中醫院之類的機構,讓真正有需要的人能夠申請使用,而不是全部限制不准用。
像是之前有個溼病造成全身痛好幾年的患者,西醫沒輒只能開嗎啡讓他止痛,結果師父幾帖藥就藥到病除,白白吃了一堆毒品止痛還傷身;但其實中醫早就有在用毒品止痛,像是御米殼其實就是罌粟殼,中醫在破體內癌症腫瘤時要用到,否則病人可能會痛到昏厥,但現在根本就不可能拿得到,所以很多藥也就沒辦法使用。須知”識病砒霜能救命,誤診則人參毒死人。”辨證才是中醫用藥的基本準則,與藥的毒性無關。
其它像是批評中醫落後沒進步的,我倒是一點都不意外,因為大家都容易被先進的科技所吸引,但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醫療的目的還是要把病醫好,但現今大家都進入一個盲點,好像檢驗器材愈先進,醫療的品質就愈高。但其實很多新興的治療法,最後都被證實還不如原先的老方法,唯一的進步就是價格肯定比較高貴,現在的醫病關係愈來愈糟,就是因為以前的老醫生要從觀察病人上暸解病情,但現在一進醫院,第一步就是檢查,然後醫生就看檢驗師開的報告開藥,一切都變得太制式化,連對岸的中醫院也不例外,不開檢驗單醫生是拿不到錢的。你有沒有想過,有錯當改,沒錯的何必改,到底常常改治療法或藥是對的嗎?
但其實人體是活的不是死的,很多病都寫在你的臉上,不需要靠機器檢驗才能得知結果,也不是靠較高級的機器就能治好你的病,因為你是人不是機器。就像最近很流行的能量醫學,用超級精密的儀器最後驗證了老祖宗的病理是對的,結果還不是用最古老的方法調氣,叫你練氣功然後作息飲食正常,不過經過科技的洗禮之後,很多醫生會變出個新名詞,說我們是先進的療法,然後收取更高額的費用。
其實仔細觀察你的舌頭,它在一天之中會隨著你吃什麼,運動和行氣的變化而轉變著,如果會把脈的話也是如此,所以一般正統的中醫師不在晚上看診,因為過了5點地氣收斂,人的脈也轉入陰分,此時的脈是不準的,很容易判斷錯誤。一天之中舌診最準確是一早起床後進餐前,脈診則是早上午時(11點)之前最準確,這個比你做任何的檢驗都還快速。就有一個西醫肚子痛,在自家大醫院做了檢查,但要等下星期才會有結果,當天晚上痛到不行,只好讓朋友帶來給師父看看,師父一看耳輪甲錯就說是盲腸炎,這麼晚中藥店也關了,就叫他拔些門口的草回家煮湯喝,隔天就沒事了,等到下星期檢驗出爐,才說疑似為盲腸炎,要他做進一步的檢查。
所以在科學掛帥的今日,什麼東西只要經過新科技加持的大家都說好,但這些都是捨本逐末,醫學最重要的目的是治好疾病,使人們能夠重回健康的生活,不是靠精密的診斷後,明確的斷定你的死期,或是要你一輩子洗腎和服藥,如同大藥廠下的禁臠,一步一步壯大自己的醫療版圖。無法形成一個龐大的產業,就是中醫目前所遇到的困境,就算有方便又便宜的方法可以治病,也沒有人願意推行,因為無利可圖。但這不是我想要講的重點,現今中醫正在危急存亡之秋,真能領悟的人不多,而一個中醫的養成,絕不是學校裡教出來的就可以用,假如一個高材生,成績在八十分以上,請問你,他能治療多少種病?假如沒有跟在師父身邊去見試過萬人以上,如何望聞問切?這些問題不好好加把勁,卻執著於一張執照。有執照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殺人?這是什麼世道?那些有執照的,有幾個肯再花心思求教於老醫者?反正生活富裕,別人死活干他屁事!這才是現今醫療環境最大的敗筆,有關當局注意到了嗎?拿得出辦法解決嗎?畢竟醫者所面對的是活人,是不能出差錯的,是要能拿一百分的,而不是及格就算的。再說,會讀書考得好成績的,就一定會看病?那才是天下最大的笑話!